法律知识学习与交流

提供刷脸行为的定性

 二维码 1

在明知他人系利用其银行卡、支付宝账户在网上转移犯罪所得的,仍旧向他人提供自己的手机、银行卡、支付宝账户和密码,由对方操作转账并配合人脸识别的,达到一定金额的,实践中有的被定性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,有的被定性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。作者赞同第二种观点,因为客观上看,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中的提供支付结算等行为,如果行为人仅仅提供了银行卡,至于该银行卡究竟被用于哪种犯罪,怎么使用,其在所不问,也没有参加,和上游犯罪之间的关联度和从属性较低。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,尽管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上游犯罪的事后帮助行为,但是其和上游犯罪的紧密程度要强得多,包括窝藏、转移资金等,也就是说行为人对上游犯罪所得直接支付和占有。若行为人提供人脸识别发生在其银行卡接收上游犯罪所得之后得,将该钱款转出的过程中,如果没有行为人提供人脸识别的行为,转款人是没法完成钱款的转出的,所以提供人脸识别和转账、取现行为本质是一样的。主观上看,行为人意识到卡内的金额系犯罪所得,仍旧配合他人予以转移,主客观相结合,认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为宜。2022年断卡行动会议纪要的规定:行为人向他人出租、出售信用卡后,在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况下,又代为转账、套现、取现等,或者为配合他人转账、套现、取现而提供刷脸等验证服务的,可以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、犯罪所得收益罪论处;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,仅向他人出租、出售信用卡,未实施其他行为,达到情节严重标准的,可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论处。也就是说仅提供银行卡的行为,一般定帮信,既提供银行卡又配合他人转账刷脸的,可以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。

南通刘珂律师版权所有